近日,哈佛公共卫生学院领导的一项研究显示,在疫情暴发早期,新冠病毒在工作者(workers)之间传播的情况相当严重

近日,哈佛公共卫生学院领导的一项研究显示,在疫情暴发早期,新冠病毒在工作者(workers)之间传播的情况相当严重

近日,哈佛公共卫生学院领导的一项研究显示,在疫情暴发早期,新冠病毒在工作者(workers)之间传播的情况相当严重。除医护人员外,高危职业还包括司机、服务和销售工作者、清洁和家政工作者以及负责公共安全的人员。随着各国开始逐步重启经济,研究者呼吁,基于该项研究结果,未来将在复产复工的同时应给予更多关注给这些高危职业者。
当地时间5月19日,哈佛公共卫生学院团队在《公共科学图书馆•综合》(PLOS ONE)杂志上发表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在六个亚洲国家和地区的疫情早期阶段,新冠病毒在工作场所的传播可能在该疾病的本地传播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根据这项研究,大多数可能与工作相关的病例发生在医护人员以外的职业。
据了解,这项观察性研究调查了来自泰国、越南、日本、新加坡、中国台湾和中国香港的政府调查报告中确认的新冠肺炎病例。研究人员在690例本地传播中确定了103例可能与工作有关(work-related)的病例。研究中调查的所有病例均发生在每个国家和地区首次发现的本地传播病例之后的40天内。
研究结果表明,在疫情暴发之初,与工作有关的传播占47%。病例最多的职业群体为医务工作者,占工作相关病例的22%;其次是司机和运输工人,占工作相关病例的18%;服务和销售人员,占工作相关病例的18%;清洁工人和家庭佣工,占与工作有关病例的9%;负责公共安全的工作人员,占与工作相关病例的7%。
“我们的研究突出了一些具有较高潜在风险的职业。”该研究结果通讯作者、哈佛大学环境卫生学系教授、剑桥健康联盟职业医学主任斯蒂芬诺斯•卡雷斯(Stefanos Kales)说道。他表示,随着各个国家、州和地区开始逐步开放经济,应对此给予重点追踪。
虽然众所周知的是,医务工作者接触新冠病毒的潜在风险较高,但人们对新冠病毒给出租车司机、导游、清洁工、门卫、公务员以及与公众经常接触的相关工作人员带来的风险了解甚少。研究人员指出,这些高危非医务工作者职业(non-HCW)在其工作场所不太可能有个人防护设备或采取适当的防疫措施,而且与医务工作者相比,非医务工作者病例的接触者追踪更具挑战性。
这项研究还表明,所谓“风险最大的职业”在疫情的不同阶段而有所不同。在疫情暴发的最初时期,服务和销售人员、司机、建筑工人和宗教专业人士面临的风险更大。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疾病的传播,医务工作者、司机、门卫、家政工人和警察面临更大的风险。
该研究作者表示,研究结果表明,对高危职业实施强有力的预防策略和监测策略是非常必要的。
“保护在本研究中指出的这些高危职业工作者,不仅有助于保护他们免受新冠病毒影响,而且还为防止他们的家人、同事、顾客继发感染提供了可能。”该研究的第一作者Fan-Yun Lan表示。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